驿楼悲歌

  • 文章
  • 时间:2018-10-04 14:32
  • 人已阅读

  驿楼悲歌  汽车行驶在旧国道沿山坡而上,并不感觉山路的崎岖,行至半山腰,从车窗俯视,掩映在古树、葛藤、杂草之中的盘陀古道依稀可见,隐隐约约,时隐时现,或弯弯曲曲,或崎岖直上,真如古人所称“盘陀岭上几盘陀,攀藤附葛方能上。”  当我登临盘陀岭上的蒲葵关遗址,站在高高的漳浦驿楼残垣断壁上,抚今追昔,回望历史,凭吊先贤,一股历史的沧桑感在胸中翻滚。然而,令我驻足驰思的,不是东汉帝国与南越在梁山古战场的鼓角铮鸣、烽火硝烟;不是盘陀岭下“著于晋、废于隋”的古绥安城之兴盛与衰落;也不是陈政、陈元光父子在此开疆拓土的恢宏史诗,而是散落在古驿楼遗址无法消失的岁月踪影和历史记忆……  一  盘陀岭,位于闽南漳浦县西南部,因山形险峻,自古以来就是闽粤交通要道和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唐垂拱二年(686),陈元光奏请朝廷于泉潮之间建立漳州府与漳浦县,府县治设于漳浦县南的梁山之麓。不久,在盘陀岭蒲葵关遗址设“漳浦驿”,建驿馆、驿楼,负责招待过往官员,传递文书。  元和十四年(819)正月。寒风夹带冬雨。  韩愈一路跋涉,直上盘陀岭,回头俯瞰岭下烟瘴弥漫的丛林和汹涌的绥安溪,回想南下漫漫的贬谪之路,回想12岁的幼女在途中夭折的悲惨境遇,满腹的忧伤和苦楚交织在一起,他不禁低头叹息:我对朝廷一片忠心,原本为“圣朝除弊事”,没想到早朝上书《论佛骨表》,力谏止迎佛骨,晚上就举家被逐出京城,贬至8000里外的潮州。  在盘陀岭漳浦驿楼,韩愈仔细端详前朝宰相常衮在驿馆内题写的一幅对联:  风侯已应同岭北,云山仍喜似终南。  追思先贤,韩愈幡然醒悟:原来,39年前的状元宰相常衮,就因看轻世俗的名利被贬潮州!但是,他贬谪异地时,视他乡为故乡的安然恬静心态,令人可敬、可叹!  在盘陀岭上,韩愈眼前又浮现出宪宗震怒的峥嵘面孔,耳边回荡着文武百官为之求情的凄惶之声……韩愈很快回过神来,心中打了个寒战,不敢在驿楼逗留太久,策马疾奔贬所潮州……  元和十四年(819)二月二十五,韩愈水陆兼程,舟马劳碌,经过2个多月的长途跋涉,终于到达潮州。  在潮州,韩愈兴学举贤、驱鳄消灾、修堤排涝、赎赦奴隶,创造了史上最佳治潮口碑。韩愈也因此被潮州百姓奉若神明。潮人以韩为荣,改恶溪为韩江,易笔架山为韩山,称橡木为韩木……  寂静之夜。潮州府邸。韩愈暗自忖度:我韩愈虽然在潮州做了不少好事,但这偏僻荒芜的南荒毕竟不是他的理想之地。此时,他不知道喜怒无常的皇上还要怎样发落他?还有哪些厄运正在等待着他呢?在诚惶诚恐中,他突然来了个“脑筋急转弯”,挑万博体育官网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万博manbetx官网因为有着最资深信息团购和活动而受到了大家的喜欢,万博注册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万博体育官网为大家带来一个不需要学费的地方灯夜书,向宪宗写了一篇《潮州刺史谢上表》。表中开篇对自己的冲动言论深自省切、痛心疾首、认错认罪。表中大颂唐宪宗功德,把宪宗吹奉成扭转乾坤的“中兴之主”,其功绩可封禅泰山!他称潮州“飓风鳄鱼,患祸不测;州南近界,涨海连天;毒雾瘴气,日夕发作。”以“忧惶渐悸,死亡无日”来形容自己在潮州的处境,乞求皇帝早日把他召唤长安。  这封凄凄楚楚的“认罪书”非常奏效,让宪宗皇帝动了恻隐之心,萌生重新起用韩愈的念头。元和十五年(820)正月,宪宗将韩愈移任离京城只有3580里的袁州(今江西宜春)刺史。  当韩愈启程前往袁州赴任,再次途径盘陀岭驿楼,他凝神注目驿楼上“风侯已应同岭北,云山仍喜似终南”的楹联,似乎从常衮的诗句中悟出更加深奥的涵义。韩愈仰首长叹,策马扬鞭,走上北归之路……  元和十五年(820)九月,韩愈被调回京师任国子祭酒;次年七月转任兵部侍郎;长庆二年(822)九月,回任吏部侍郎,不久又晋升为京兆尹兼御史大夫……  二  大中元年(847)十二月。唐卫国公李德裕贬谪潮州司马。长达40多年之久的“牛李党争”终于落下历史帷幕。  大中二年(848)正月,带着朋党恶斗的伤痛和人情的凄凉,李德裕从洛阳出发,踏上漫漫的贬谪之路。  盘陀岭是闽粤之间一个重要的分界。古时候,岭以南一直被视为遥远荒僻之地,只有犯有重罪的官员,才被贬斥到岭外的循州、潮州,甚至更为遥远的海南崖州。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辉斜斜地射进漳浦驿楼。  李德裕在书童的搀扶下,淌过清冷的绥安溪,沿着弯弯曲曲的石阶,登上盘陀岭,气喘息息地走进驿楼,从行囊中取出文书,递给驿使。  驿使接过文书一愣,站在面前的来者竟是从宰相之职贬为东都留守、东畿汝都防御使,再贬潮州别驾的卫国公李德裕,急忙以礼相待。  漫漫南荒,一路悲歌如殇。  残阳如血,一行北雁难归。  登临驿楼,遥望群山,李德裕百感交集,那连绵起伏的梁山山脉,犹似他早年追求归隐嵩山、少室山和终南山的理想之地啊!而今,过了盘陀岭,就进入荒芜的岭南道。此时此景,他心里十分清楚,历史经验和现实遭遇表明,此去南荒之地,根本没有生还的希望。他满脸惆怅,带着对大唐故土万博体育官网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万博manbetx官网因为有着最资深信息团购和活动而受到了大家的喜欢,万博注册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万博体育官网为大家带来一个不需要学费的地方的眷恋,带着遭受贬谪的无奈和悲伤,含泪在驿楼题写《盘陀岭驿楼》:  嵩少心期杳莫攀,好山聊复一开颜。  明朝便是南荒路,更上层楼望故关。  大中二年(848)五月,李德裕刚抵达潮州,“牛党”党徒白敏中等又罗织“吴湘案”,李德裕再次以“谬断刑狱”等罪名流贬崖州。  宣宗大中三年(849)年底,在被贬崖州两年后,63岁的卫国公李德裕,带着对晚唐帝国的沉郁悲怆和对生命价值的蔑视,卒于崖州贬所。  李德裕去世50多年后,残唐大厦轰然坍塌……。  大中十二年(858)岭南节度使杨发移镇南海道。当杨发途经漳浦,留宿盘陀岭漳浦驿楼时,听说李德裕曾在驿楼留诗,立即派人多方寻访,终于从士人家中获得李德裕亲笔手迹。杨发当即请驿吏将李德裕的题诗镌刻在石碑上,立于驿楼,供过往来人瞻仰、凭吊,还依原韵和《次漳浦蒲葵关宿驿楼》一首:  南尽封邮见好山,苍苍松桂类商颜。  谁怜后夜思乡处,白草黄茅旧汉关。  雨后斜阳,关山阵阵。站在历史的天平上,我穿越到1000多年前的历史时空,在晚唐时期“牛李党争”“宦官专权”的纷争动荡中找到了历史的真相:李德裕虽然在文宗、武宗年间二度为相,执政期间,他变科场、灭佛教,裁藩镇,减冗官,东定泽潞、北斥回鹘,开创“会昌中兴”之局,不愧为“万古之良相”。但是,他为了巩固“李党”的执政地位,一方面帮助武宗制驭宦官,一方面又暗中勾结宦官,排除异党,不仅为宦官嫉恨,皇帝忌讳,也为“牛党”罗列其罪证埋下祸根,最终酿成“功成北阙,骨葬南溟”的人生悲剧!  往事越千年,伫立当年“李德裕留宿处”,望着弯弯曲曲的盘陀古道,遥想千百年以来时起彼伏的朋争、党争,我的愁绪不是“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而是历史的反思和启示……  三  宋代,盘陀岭上的漳浦驿迁至漳浦县城,改称“仙云驿”。《漳浦县志》载曰:“唐,县有漳浦驿。宋,更为仙云。”  作为福建通往岭南的唯一通道,盘陀岭上的驿楼遗址和“李德裕留宿处”成了过往达官贵人、文人墨客凭吊、怀古的地方。在此之中,途经盘陀岭的历史名人就有苏东坡、李纲……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在这里留下历史的痕迹。  盘陀岭古驿楼遗址有一口六角井万博体育官网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万博manbetx官网因为有着最资深信息团购和活动而受到了大家的喜欢,万博注册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万博体育官网为大家带来一个不需要学费的地方,石砌井台,台边四角分立花瓣状尖顶石雕短柱,井泉甘洌,久旱亦不涸,井后砌有护坡墙。相传,宋帝昺南逃广东崖山,途经盘陀岭,在岭上的白云庵汲井水烹茶,丢弃的茶叶竟然长出茶树;又说帝昺在梁山捕螺充饥,吃后赞不绝口,将螺壳放回山涧。不久,螺壳又奇迹般的长出螺肉。因此螺受过皇帝“敕封”,故梁山一带的螺又称“封螺”。不过,此类故事大多是民间附和编纂的。据《漳浦县志》载,南宋小皇帝端宗南逃的船队“自泉州港移潮州”,端宗即赵昰,并非赵昺。  当地史料也有关于文天祥在梁山汤坑坚持抗元的记载。至元十四年(1277)三月,文天祥率勤王义军经漳州至漳浦。文天祥请求入卫朝廷,乞求保卫皇帝。当时,小朝廷只信赖自己的军队,不准文天祥伴驾。文天祥只好离开南宋行朝,率领自己招募的勤王义军驻扎在盘陀岭下的汤坑一带。  据《漳浦县志》载:“端宗景炎二年三月,右丞相兼知枢密院事文天祥自漳入潮,次于漳浦。” “道经汤坑,谒梁岳庙,是夜,梦神指示方向,收集散卒,得万余人,军容稍振。”说的是文天祥移兵漳浦,夜宿盘陀岭下的汤坑明王庙时,获“神授方略”,击败追赶而来的元军,并在此集聚了万余名散兵,充实兵力后,与各地勤王兵马会合,转战广东梅州……  至元十五年(1278)冬。文天祥在广东海丰兵败被俘。  至元十九年(1282)十二月初九。文天祥在大都柴市(今北京交道口南大街)慷慨就义。临刑前,文天祥写下了至死不屈的绝笔: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  读圣贤书,所作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古来何代无战争,未有锋猬交沧溟”。伫立盘陀岭,寻访驿楼遗址,凭吊汤坑明王庙,我的耳边不时回荡着文天祥惊天地、泣鬼神的《正气歌》;心间萦绕着“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壮丽诗篇;胸中涌动着无限的感慨,平添一股悲壮与豪气!此时,我不禁想起林则徐在虎门销烟发出 “若鸦片一日未绝,本大臣一日不回,誓与此事相始终,断无中止之理。”的正义之声;想起邓世昌在甲午海战中发出 “人谁不死,但愿死得其所耳!” 的雄壮怒吼;想起70多年前抗战旗帜上“我不愿你在我近前尽孝,只愿你在民族分上尽忠”的铮铮誓言;想起中国国民党前主席连战先生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题写“14年血泪史”的深刻涵义!  而今,盘陀岭上的漳浦驿楼早已成一片废墟。然而,留在遗址上的历史是不能遗弃的,虽然无法挽回,但未来的保护我们还赶得上呀!正如余秋雨先生所说:“废墟是毁灭,是葬送,是诀别,是选择;没有废墟就无所谓昨天,没有昨天就无所谓今天和明天;废墟是课本,让我们把一门地理读成历史;废墟是过程,人生就是从旧的废墟出发,走向新的废墟;废墟是归宿,更新的营造以废墟为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