芍药品格

  • 文章
  • 时间:2018-10-09 09:42
  • 人已阅读

  春末夏初的蒲月,没有了入春时的料峭之寒,也没有盛夏时的炎炎塌实。天空沉寂,草木怅然。傍晚,一个人默坐在院内,不经意间,似乎听到了院内芍药的交头接耳,在微风的吹拂下那含苞欲放的花蕾彼此碰触着,想尽快为静寂的蒲月添加一点艳丽。

  提及我家小院内的芍药,那是三年前的事。那时,团场九连试种了200亩连片芍药,到了盛花时节,争奇斗艳的芍药花引得路人驻足寓目,留影留念。秋末,据说那块芍药地要改种,许多人去拣犁出的芍药根,邻人捡回几株送给我,便埋在土里。次年,芍药早早发出嫩芽露出空中,一簇簇的绿,整个小院忽然间变得有了生气。入冬前,整顿菜园,家人把芍药整体迁居到了小院最显眼处。每一年蒲月,生气勃勃的芍药顶满了花骨朵,很是喜人。

  据说,动物也是有感应的,只需多一些眼光的凝视,多一些悉心的照料,它们就会长得愈加闹热,布满生命力,我想这等于保存的力气。

  芍药的顽强让我想起5.12汶川地震中阅历和走出的人们,在难题眼前不垂头,顽强地活着。他们用顽强抹干泪水,用顽强愈合伤口。亲人死活不明,他们顽强的浅笑;痛失家人,他们顽强的浅笑,在断垣下,残壁中,瓦砾盖住他们的脸,钢筋砸断了他们的四肢举动,忍受着巨痛,面对着死亡,他们顽强的浅笑。

  芍药的不卑不亢,让我愈加理解了非论事情还是糊口,都要有耐烦。耐烦是性情,能够转变一个人的运气。有一句古话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试着想想好的一壁,只需你耐烦去看待,反而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喜爱芍药,不仅是它的品行,还有它坚忍不拔的肉体,并经常激励着我。

上一篇:电脑的自述

下一篇:清明思绪